咨詢熱線:

4000 168 155

南京垃圾強制分類信息與處理設備的市場緊銷

來源:

2019-07-16

分享到

  上海開始進行垃圾分類處理了,對于南京人而言,這是一個熱門的話題。很多人開始認為,南京也將不久開始進行這一政策。那么,這是真的嗎?如今,政策的出臺,帶動了垃圾處理器的火爆銷售。那么,這種設備,到底又有什么樣的作用呢?




  南京垃圾強制分類前端信息:

  全民參與,前中末端齊發力,7月的上海,因為轟轟烈烈的生活垃圾強制分類,成為全國的焦點?!澳闶鞘裁蠢钡摹办`魂拷問”,一時間成為網上最熱段子。

  源頭減量和資源化處理,是破解“垃圾圍城”的最佳路徑:

  2017年,南京被列入全國先行實施垃圾強制分類的46個城市之一。根據國家發改委、住建部發布的《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》,2020年底前,46個試點城市的城區范圍內要先行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。

  今年6月28日,住建部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,到2020年底,先行先試的46個重點城市,要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;2025年前,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。

  南京和上海同屬46個城市之一,再加上長三角一體化戰略的大背景,上海邁入垃圾分類“硬約束”時代,無疑讓300多公里外的南京人產生聯想:生活垃圾強制分類,南京還有多遠?

  相比上海的全民參與,南京“群眾基礎”不差:

  與上海的全民參與相比,南京實施垃圾強制分類的“群眾基礎”并不差。

  記者了解到,早在2018年5月,市委市政府召開例行新聞發布會,通報2018年南京市垃圾分類總體工作情況和試點街道推進情況時就提出,2018年南京主要以街道為單位,整體推進單位、小區和公共區域開展垃圾分類,著力打造垃圾分類示范片區。首批12個街道則試點全域垃圾分類。同時,全面推進單位生活垃圾強制分類,2018年全市黨政機關、事業單位、社團組織、公共場所和相關企業全面推進生活垃圾強制分類。

  居民小區的生活垃圾分類,南京起步也未落后。早在2014年,棲霞區堯化街道就已經開始實施“政府購買服務—企業市場化運作—居民分類投放換積分”的垃圾分類投放模式。截至去年底,南京城區已有1000余個住宅小區啟動垃圾分類。在浦口區林景雅園小區,垃圾分類獲得的積分不僅可以兌換日用品,還能抵扣物業費或兌換體檢、游樂項目,居民垃圾分類參與率超過80%。

  為了培養市民逐步形成垃圾分類習慣,南京十分注重中小學、幼兒園的垃圾分類教育宣傳。去年六合區垃圾分類辦公室面向學校,編制印發了1萬多冊垃圾分類繪本。

  今年9月1日,六合區垃圾分類幼兒園教材將在全區幼兒園內正式使用。去年以來,全市中小學、幼兒園利用板報、校園網、學校微信公眾號等,采取講座、手抄報、知識競賽等形式,廣泛開展垃圾分類宣傳教育活動。不少學校組織了以生活垃圾分類為主題的社會實踐活動,形成了教育一個學生、影響一個家庭、帶動一個社區、引領整個社會的良好氛圍。

  即便是在相對偏遠的鄉村,垃圾分類工作也在如火如荼進行。按照計劃,2019年,我市開展垃圾分類的行政村將達到100%。個別區甚至有望實現自然村垃圾分類全覆蓋。全鏈條農村生活垃圾“分類投放、分類收集、分類運輸、分類處理”的新體系,已在不少鄉村建立。

  已推行單位生活垃圾強制分類,積累了實踐經驗:

  根據《南京市單位生活垃圾強制分類實施方案(2017—2020年)》,我市力爭用三年時間普遍推行生活垃圾分類制度,形成社會普遍接受的單位垃圾強制分類模式。

  2017年底,南京啟動黨政機關生活垃圾強制分類工作。去年,各類事業單位、社會團體組織、大專院校、中小學校、幼兒園、公共場所管理單位、公共服務企業實施垃圾強制分類。依照省、市方案,南京推行的單位生活垃圾強制分類,只需分為有害垃圾、可回收物、其他垃圾三類。

  在鼓樓區政府,大門入口處的大屏上,滾動播出著垃圾分類小知識。大樓一共18層,每一層都設置了三分類垃圾桶。一樓大廳還有四分類垃圾桶,將可回收物細化分成紙張類和金屬類。每天,這些垃圾被運到大樓地下室的垃圾分類集中收集點,保潔員對其進行二次分揀,然后再由環衛部門拖運走。

  為了督促相關單位規范垃圾分類行為,南京城管在去年11月開展了為期一個月的垃圾分類專項執法行動。針對機關事業單位、社團組織、公共場所管理單位、公共服務企業等四類單位的生活垃圾分類情況,重點開展“六必查”:一查是否建立分類臺賬;二查是否建立分類工作制度、有序推進;三查是否按規定設置分類收集容器、有害垃圾收集容器;四查是否在收集容器上設置分類投放標志、在醒目位置設置投放引導標識;五查是否設置集中投放點、規范分類;六查分類投放設施周邊環境是否“臟亂差”。專項執法活動首日,共有6家單位因不履行垃圾分類義務,接到行政處罰告知書。

  餐廚垃圾處理末端年底就將建成,硬件基礎即將具備:

  由于還沒有成規模的餐廚垃圾集中處理設施,我市餐廚垃圾從分類、收運到處置尚未形成“閉環”。不過,這種尷尬局面將在今年被打破。

  7月1日,江北餐廚垃圾處理廠一期已開始調試,當天秦淮區和鼓樓區運輸了10噸餐廚垃圾進行無害化處理,該廠日處理量將逐步達到100噸。到明年年初,江北餐廚垃圾廠的日處置能力將提升至400噸,此外還將新增日均200噸的廚余垃圾處理設施。



  計劃在江南建設的一處餐廚垃圾處理設施,目前正在可研、選址階段。此外,溧水、棲霞、六合、高淳都將有自己的處理站。

  末端處理設施跟不上,是國內很多城市面臨的普遍難題。即便是上海,目前也尚未做到餐廚垃圾(即上海四分類法中的“濕垃圾”)的全部資源化利用。為此,上海采取了源頭末端“齊步走”的方式,逐步建立濕垃圾就地、就近、集中相結合的分類處理體系。目前上海濕垃圾分出量為6164噸/日,根據規劃,到2020年,上海濕垃圾資源化利用能力將達7000噸/日。

  目前南京市日均餐廚垃圾的產生量為800至900噸。按建設進度,餐廚垃圾處理能力與產生的垃圾量相匹配,大概需要3到5年。但我市一直在農貿市場、飯店、大型單位等特殊領域推行餐廚、果蔬、綠化等易腐垃圾的就地處理與資源化利用。2018年,各區分別在一個農貿市場配備了廚余垃圾處理機進行試點,分別在3個餐廚垃圾產生單位試點配備餐廚處理機。各區也都在建設小型餐廚垃圾處理站,形成餐廚垃圾片區處理中心。

  推行強制分類,還差剛性約束:

  “只有垃圾分類處理設施建設齊備了,政府部門才有‘底氣’向居民提出強制垃圾分類的要求。只有通過地方性法規,才有要求生活垃圾強制分類的法律依據?!蹦暇┦谐枪芫汁h衛處主任科員龍瑞表示。

  的確,在堅決推進垃圾分類的過程中,離不開制度的剛性約束?!坝布s束”時代的上海,這次是動了真格的。7月1日至7日,強制垃圾分類制度實施僅一周,城管執法部門已累計開出199張罰單,責令整改3000余起。其中,上海青浦一家農工商超市,因混投垃圾且未及時整改到位,被處以罰款3萬元的重罰。



  垃圾處理器的市場發展:

  01 垃圾處理器是什么呢?有了垃圾處理器就不需要對垃圾進行分類了嗎?

  方然不是,垃圾處理器準確來說應該被稱為“食物垃圾處理器”,它只能處理你的食物類(濕垃圾)的垃圾,比如米飯、果皮、碎骨頭等粉碎后直接排入下水管道,并不能對塑料袋、廢舊電池等垃圾合理處理。

  雖然說垃圾處理器沒有想象的這么有用,但是能夠處理廚余垃圾也不錯了啊,不然每次吃完外賣還得一樣樣的對殘渣進行垃圾分類。所以,也有不少的市民選擇購買了垃圾處理器,帶起了垃圾處理器的銷量熱,安裝工也供不應求,輕松月入過萬。

  據了解,京東上銷量最高的垃圾處理器售價普遍在2000~3000元左右,自七月上海進入了垃圾分類以來,垃圾處理器的銷量明顯得到了提高。

  上海一名負責安裝垃圾處理器的師傅介紹,往年的垃圾處理器安裝數量一直都不高,平均一天不到10單,但是自今年三月以來垃圾處理器安裝數量突然增加了不少,忙的時候甚至每天要安裝二十單,對于工資,師傅也承認壓力大了,每月工資大概也能漲三四千塊。

  對此,上海某垃圾處理企業經理也說:去年十二月,整個月安裝量大概能達到300多臺,今年出臺垃圾分類相關政策之后,六七月份我們一天就能安裝300多臺,安裝人數多,工人師傅的工資薪水基本都能達到一萬元以上。

  02 這么大的垃圾處理器安裝量,勢必會對下水管道造成堵塞吧?

  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蔣建國也承認,廚房垃圾破碎機只能破碎一小部分東西,并不能實現所有廚房垃圾都用破碎機破碎。把廚房垃圾破碎機作為垃圾分類的一個利器是不適合的,但它可以作為垃圾分類協助或輔助的小設備。

  但是對于垃圾垃圾處理器對下水道是否會造成影響這一問題,蔣教授回答:不會有太大影響

  蔣教授解釋道說,北京每天要產生生活垃圾大約22000噸,而其中有6000噸是廚余垃圾,大約占了垃圾總量的百分之30,如果這些垃圾進入了市政污水管管道,對于北京日處理量400萬噸的污水處理能力來說,是不會起到任何影響的,對污水的市政管網不會有任何威脅。

  據資料顯示,假設上海市有10%的家庭使用垃圾處理器將廚余垃圾直接排入污水管道,那么上海市的廚余垃圾每天將減少1300噸;如果上海家庭全部安裝上垃圾處理器的話,上海市的廚余垃圾每年將減少23萬立方,假設這些垃圾將直接排入城市污水管道,對于上海城市污水廠每年160萬立方/年的處理量,也產生不了太大的影響。

  看起來,垃圾處理器確實是個十分省心省力的東西,值得購買,日常使用也不會對管道造成太大的問題。如今,北京也將試點生活垃圾“不分類不收運”的機制,今后全國各地的垃圾分類行動勢在必行,你家安裝垃圾處理器了嗎?打算安裝嗎?
王中王心水冰坛资料精选